爸爸,醒醒!(图)

羊城晚报讯记者邝穗雄、实习生陈明秀、通讯员赵雪峰报道:“一辈子没和父亲过一次父亲节。”王涛喃喃自语,“哪怕能过一次也好啊。”昨天,王涛与弟弟又在父亲病床前尽心照顾了一整天。

王涛是暨大研二学生,但他几乎辍学了:因为父亲王顺平今年3月患急性多发性脑梗死,大面积脑细胞坏死,进入了植物人状态,正在江南医院治疗。每天,排痰、喂食、擦身、清理大小便、每半小时拍一次背,不分昼夜,王涛和弟弟王波轮流守候在父亲病榻旁……

困了,儿子就趴在父亲病床边打个盹;为了唤醒父亲的记忆,只要一有闲暇,两兄弟就会趴在父亲耳边耳语,讲爸爸最喜欢的孙女涵涵的成长趣事,讲兄弟俩的未来打算,讲他们一家人共同度过的那些艰辛和快乐的时光……“我们每天呼唤他不下100遍,就是希望爸爸能苏醒过来。”王涛说,父亲长年支撑起整个家,年轻时就来广东打工,尽管不喜欢做厨师这一行,可他还是一干就是20多年,仅仅是因为薪水相对不错,还能时不时给他们煮上一桌好菜。为养活家人,供两个孩子读书,他一直拼命赚钱,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“累得拿着一根烟站着也打盹,有时烟烧到手才知道。”

这样一个操劳的父亲,日复一日,终于不支。

一次输氧结束后,兄弟俩发现王顺平能自主呼吸,这仿佛是黑暗中一线阳光,为了救父,王涛开始学习针灸,先是反复在自己身上练……

王涛论文还没写完就不得不搁置下来。一边是病重的父亲,一边是自己的前程,最终,他选择照顾父亲。“一生只有一个父亲,他需要我们。”

为了救父,经济拮据的王涛家不仅花光了所有能花的钱,还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。幸而医院、师长朋友等伸出援手,让兄弟俩在无望中感到丝丝温情。

邝穗雄、陈明秀、赵雪峰